うじきん冰‧抹茶--- 淋上抹茶之後

來到宇治,若是不嚐嚐道地的宇治金時,可謂入寶山空手而回。

宇治金時(うじきんとき),大家極為耳熟能詳的冰品,乃源自於日本,
雖然台灣現在普遍都吃的到,我相信味道仍和日本正宗的宇治金時差了一截。
「宇治」乃宇治出產的抹茶,被日本人視為一種高級茶葉,
「金時」則是紅豆的別稱, 指的是「阪田金時」,
也就是日本童話「金太郎」裡的主角,
因為他的臉是赤紅色的,後人便將紅豆稱做金時豆。
將宇治抹茶淋在刨冰上,旁邊加上紅豆,便成了這道色彩分明的消暑極品。 

在午後慵懶的陽光中,挺著剛吃完午餐飽足的肚子,繼續迎向下一回合的挑戰。
往右拐個彎,不消一分鐘便來到這家宇治金時名店--- 中村藤吉。
創業於安政6年(西元1859年),歷經九位日本天皇的更迭,
凝視著路邊這灰瓦白牆、毫不起眼的低矮建築物,
很難想像它已走過一個半世紀的風霜雨雪,
儘管白色的圍牆已然斑駁,卻始終屹立不搖。
中村藤吉本店

拉開門簾,鑽了進去,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小小庭院,
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那樹齡兩百年的「寶來舟松」,
長十二米,高六米,幅寬五米的舟形黑松,
順風滿帆,蒼勁挺拔的英姿,昂首欲乘風破浪而去,
不僅是藤吉的家傳之寶,如今,更成了宇治市的第一珍貴名木。
屋內偶然飄出的陣陣茶香,裊繞松木,盤旋直上天際,
剎那,彷見寶來舟松向上攀爬的奮力,
對全日本、全世界宣誓那亙古不變的一抹茶香與茶道精神。
中村藤吉1

走入屋內,窗明几淨,布置典雅,空間也相當寬敞明亮,
立刻有人引領我們到內邊的座位。
服務生送上menu,最頭痛的點餐問題來了,
所幸這是一份圖文並茂的目錄,
只是攝影師的技術太好,讓人陷入難以抉擇的窘境。
最後大家點了menu上強力推薦的人氣一番冰品,
我不吃冰,只得點熱的抹茶白玉紅豆湯。

等待餐點的同時,我忙著四處張望。
天花板垂下成排的棉紙球形燈籠,泛出淡黃的微光。
我們是靠內牆的座位,整牆成列的長方木格棉紙窗,
紙窗後是另一間喫茶室,跪坐榻榻米、享受研磨茶粉之趣的傳統茶室。
另一邊座位倚靠著落地窗,
暖烘烘的陽光灑落中庭,映照出一臉金澄的幸福,
寶來舟松昂然在眼前,微風中松針逸動,
似乎正對著窗前賓客悠悠訴說這兩百年來的故事。


中村藤吉6

正當我冥想百餘年來有多少人曾坐過這位子時,餐點上桌了。

『 生茶ゼリイ˙抹茶 』 (日幣580圓)
獨特的抹茶冰淇淋,沁涼中帶著一絲抹茶香,
搭配Q軟的白玉丸子(就是我們所說的湯圓)以及紅豆。


『 うじきん冰‧抹茶 』 (日幣720圓)
想來這道就是最正宗的宇治金時了!
一大碗尖如高山的刨冰,濃醇的煉乳,入口即化的紅豆,
一旁的抹茶,可隨自己喜好添加。




『 抹茶白玉ぜんざい 』 (日幣680圓)
最後,是我點的抹茶白玉紅豆湯。
去年造訪京都時,曾喝過味道很苦的抹茶,讓我點餐時遲疑了半晌,
但熱食的選擇畢竟較少,向服務生確認過是あまい(甜的)之後我決定一試。
其色如碧,儼然是抹茶一貫的翠綠,
狐疑地用湯匙攪和幾下,碗底的紅豆和白玉乍現。
這用的不是普通紅豆,而是高級的大納言紅豆,
喝了口湯,我確信這是抹茶,但這抹茶不僅沒有絲毫苦澀,還意外地香甘,
入口後,藏匿在抹茶中,那股紅豆的甜味逐漸被釋放,
甜而不膩,夾帶著一絲抹茶的清香,
多一分則太過,少一分則嫌之無味,
想不到紅豆與抹茶竟然可以譜出如此完美的圓舞曲。
大概只有這百年老店能調和出這般味道吧!
如是想,那白花花的鈔票似乎也值得了~

註一:中村藤吉  http://www.tokichi.jp/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們去的是本店,JR宇治駅出站,往前步行約2分鐘便可到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平等院另有分店。
註二:抹茶白玉紅豆湯沒有拍照,因為拍照實在看不大出來是啥東西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雖然沒圖沒真相,味道真的不錯,冰品之外的強力推薦! ^^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摩那卡的日本玩樂手札

摩那卡(monaka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